0519-86266888 [email protected]
掃一掃 加微信 掃一掃 加微信
[紡織外貿企業很糾結:人民幣貶值驚心動魄,海外客戶下單猶豫了.]
發布日期:[2019/5/24] 共閱[459]次

中國外匯交易中心的數據顯示,5月17日人民幣對美元匯率中間價報6.8859,較前一交易日下調171個基點。


這已經是近期來較小的浮動了。5月13日,離岸人民幣貶值失守6.90關口,日內跌超550個基點,創去年12月份以來新低,在岸人民幣收報6.8721,貶值603點。


“沒想到一轉眼,離岸人民幣兌美元匯率就跌破了6.9整數關口。”一家紡織外貿企業負責人對此吃驚不已。


按照一般理解,人民幣的貶值會提升出口產品的國際競爭力,在訂單價格不變的基礎上,企業可以通過匯率差獲得更高盈利。


但實際上,貶值對外貿企業的影響要更加微妙一些,不全然是正面拉動效應。


對上述外貿企業來說,由于年初企業設定的遠期結匯最高執行價格在6.85,若企業按這一價格結匯,將承受300多個基點的匯兌損失。企業不得不趕緊結清所有遠期結匯協議,按照市場價格結匯“多賺人民幣”。


而對于小微企業來說,在匯率波動的時候,不敢接長單只能接短單,由于小微企業議價能力弱,短單的匯率利好幾乎會全部被“吃掉”。


“相較于人民幣大幅貶值,我們更希望匯率平穩。”上述紡織外貿企業負責人告訴《華夏時報》記者。

糾結的外貿企業


近期來,暴跌的匯率,抹去了今年以來的全部漲幅。


在此之前的2019年1月3日,離岸人民幣收盤報6.8776,最高觸及6.8944;5月6日,離岸人民幣貶值失守6.82關口,日內貶值逾600點;


5月7日,中國外匯交易中心的數據顯示,人民幣對美元匯率中間價報6.7614,較前一交易日下跌270個基點,創下2月19日以來的新低;


5月13日,離岸人民幣貶值失守6.90關口,日內跌超550個基點,創去年12月份以來新低,在岸人民幣收報6.8721,貶值603點。


對一些大型紡織外貿企業來說,人民幣貶值,為美元結算的訂單帶來了更多的利潤。比如一箱出口衣物的價值是5萬美元,以前兌換成人民幣約為31萬元,匯率變化后就變成了32.1萬元,什么也不干就多賺了1.1萬元。若是幾十萬乃至上百萬美元的訂單,匯兌收益更是高達數十萬元人民幣。


某上市公司董秘在面對投資者的提問時,直言不諱地表示,公司出口產品美元結算,原材料國內采購,人民幣貶值對公司會有利好。同時,嘉欣絲綢、創源文化、英科醫療等一批出口企業也受人民幣貶值影響,實現逆市上漲。


然而,對于許多企業來說,這場貶值可能沒有這么美好。


“這輪人民幣貶值對公司影響還是挺大的。雖然增加了出口商品的競爭力,但是貶值也讓海外客戶在下單時充滿了猶豫,他們認為人民幣還會繼續貶值下去,這也就延長了下單時間,影響了交易額。”另一家紡織外貿企業負責人告訴記者。


比如,匯率趨勢明朗的時候,按照過往的合同即可;但當人民幣貶值后,許多客戶都要重新談價錢,議價時間大大延長,拖個十天半月很正常。

這對于議價能力較弱的中小紡織企業來說更是常見。


對于大企業來說,為了分攤匯率波動的風險,一般采用遠期結匯方法,這也使得大企業在人民幣貶值中難以享受到全部利好。如果未來匯率波動不明朗,企業可能蒙受損失。


上述外貿企業將遠期結匯最高執行價格定在6.85,在人民幣貶值超預期的背景下,企業按這一價格結匯,將承受300多個基點的匯兌損失。這不僅沒有享受到貶值帶來的利好,還將帶來損失。


“相比較貶值,我們更希望匯率保持穩定,貶值可能會對部分企業帶來短期利好,但是長期來看,中國外貿企業并無法從中獲得更多好處。”上述紡織外貿企業負責人表示。


事實上,人民幣貶值還會對進口產生重大影響,形成輸入型通脹。目前,中國在石油、農產品等大宗商品方面都依賴于進口,如果真的貶值,那會導致國內糧價、油價等各種商品的漲價,高通脹時代會馬上到來。


而對于中小企業來說,原材料都依賴于進口,原材料價格大漲會導致生產成本大漲,這將使得中小企業生存更加困難。


人民幣未來破七?


在市場人士看來,人民幣貶值還是情緒的體現。


“從基本面看,中美貿易沖突升級是匯率貶值的直接觸發因素,同樣的情況在去年也發生過。但當前中美經濟基本面的’差距’縮小,美聯儲也暫停加息,人民幣貶值壓力尚未大幅上升。”光大宏觀研報顯示。


在全球貿易保護主義抬頭的背景下,貿易不確定性及匯率波動已成為企業最關心的問題。如今,中美貿易談判仍然存在不確定性,人民幣對美元匯率再度出現大幅波動,也是外貿企業不得不面對的一個重要挑戰。


不過,在光大宏觀看來,短期內人民幣匯率或在當前水平上波動,但沖破7的可能性不大,而一旦兩國經貿關系出現緩和,人民幣可能小幅升值。


“人民幣匯率大幅升值和大幅貶值的空間都沒有。一方面,人民幣與美元是一枚硬幣的兩面,近期,美國經濟超預期程度已持續弱于歐洲。美元震蕩偏強但缺乏持續大幅上行的動能,因此人民幣匯率有階段性的、較有限的貶值壓力。


另一方面,外部沖擊下人民幣匯率或更有彈性,機械承諾維護人民幣匯率穩定不太可取。回顧歷史,出口減速是倒逼中國加速改革調整的有力因素;而出口減速要求人民幣匯率更有彈性。”莫尼塔研究員鐘正生表示。


目前分析師們對未來的匯率走向意見不一。不少業內人士普遍預計,人民幣年內貶值風險依然可控,只要國內經濟不出現大的波動,年內人民幣對美元雖然可能難現年初強勢,但不至于出現大幅貶值。也有觀點認為,貿易戰當前,人民幣匯率應該貶值。


在某些國外媒體看來,人民幣大幅貶值是對中美貿易摩擦的“反擊”。不過,早在此前的博鰲亞洲論壇上,中國央行行長易綱就表示,中國不會以人民幣貶值來應對貿易爭端。


“中國貨幣政策重點是關注國內的宏觀經濟形勢,服務于實體經濟。我國的匯率機制由供需決定,是一個市場決定的機制,它運行良好,未來也會繼續良好地運行下去。中國不會以人民幣貶值來應對貿易爭端。”易綱表示。



相關關鍵詞:

在線咨詢關閉

防封引擎破解版